菊地鱼

Daß für die Freiheit unsre Väter starben

【life is strange】Blackout 1(ooc/试发/牺牲chloe/世界观混乱)

(1)
“感觉糟透了,就像是......被缓慢淹没,沉入无尽的大海。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侵蚀着我,轻轻落在我的脸颊,手臂......身体的每一处,啄蚀着。
无限的蓝色。
它们像在窃窃私语,嘈杂不清。
最后我终于听清了它们的声音。
‘为什么不拯救我?’”

(2)
“Maxine Caulfield,二十二岁的年轻摄影师。毕业于blackwell学院。自一举成名后,几年来优秀作品层出不穷,近日的新作......”
“......行了,别念了。”Max烦躁的摇摇头,抬起手一把夺下了Victoria手中的杂志。
现在是下午茶时间,也是假日,但夏天的纽约就像个散发着恶臭不断沸腾加热着的大水箱,即使是假日也丝毫不给人喘气的机会。Max则刚刚从“水箱”里爬出,黑着眼眶给自己猛地灌了一大口咖啡。
但Victoria则不一样了。刚刚获得大奖的她慢悠悠的享受着自己的小长假,来弥补前段时间的辛劳。她轻轻偷笑着,翘着手慢慢端起茶杯:“别这样,我不是在为你高兴吗?”
Max很想扬起笑容再好好地回敬,或者是感激一番她的关心,但她现在力不从心。所有的事情都搅乱交织在一起,然后在她的脑子里渐渐膨胀,吞噬了她几乎消失的理智。她低头看了眼手表,便拎起了包:“抱歉......我该走了,下次再聚吧。”
“为了工作?”
“......或许吧,假期愉快。”

(3)
“Maxine......我很高兴看到你没有因为工作而再次迟到。毕竟你的精神状况并不稳定......你的工作...”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真的没办法就这么停下来,整个世界都在催促着我,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我自己也是......”Maxine把包放在了沙发上,接着自己也陷了进去。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变成了自我埋怨。
“好了好了。放轻松,这里没有你的工作。来吧,跟我谈谈你的梦。”Ann终于从文件中抬起头,放轻了声音,像安抚孩子般回应着眼前几乎要把自己藏起来的Max。她是Max的心理医师。
她第一次见到Maxine是在两年前,那时的她早已完成了展览,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当时的她或许是因为年轻气盛,总之情绪还算是稳定,可现在大概是因为工作,精神问题愈发严重。她的病有些奇怪。
“一开始的她幻想出了一个和叫做Chloe的朋友的在一起的记忆,但她的Chloe在她回到Arcadia bay时就已经因为事故去世了,她们当时根本就没有再次见过面。回归正题,除此之外她的生活一切正常,这段记忆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日常。可如今她接受并想摆脱这个幻想时,生活却一团糟了。”Ann放下水杯,看向自己坐在一旁的助理,像好奇的兔子眨着眼睛,聚精会神的听着。
她的助理有些失落的折上报纸,惋惜着:“真可惜......多好的一个人啊。唉...”轻轻摸着报纸上Maxine的照片,丢在了桌上。

(4)
Maxine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诊所,身体想发着恶烂恶臭而斤支离破碎的烂鱼,每走一步都难以平稳。她的脑子像是老旧而劣质的播放器,梦境与记忆掺杂在一起,像一团嚣叫着的线团,不断的宣布着她的‘过错’,最后变成哭诉。她似乎听到Chloe绝望的哽咽:“你明明可以救我的。”
她明明可以再努力一把的,或许就谁都不会受伤。
“对啊,或许......”
她低下头从包里拿出一本老旧的日记本,因为时间的洗礼也显得破旧不堪,一张相片随之掉落,是那只蝴蝶。在她再次目睹Chloe的死亡,已经几乎失去理智,精神恍惚地演出着原本的剧本:报警,做笔录,参加葬礼......回过神来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唯一能够证明那段时光确实存在的只有这张薄薄的相片。
她终究舍不得丢弃。
Maxine轻轻举起左手,久违的凝视着那张照片。
在她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似乎听见一声轻语:
“不......”

(这就是试发的全部)
(下面是解释和扯淡)


Umm谢谢你能看到这,忍受我的垃圾文笔和Bug剧情。
这个是以牺牲chloe后经过了四年左右成为小有名气的摄影师的世界线的max为主人公。
因为机缘巧合而和max成为朋友的victoria,设定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
关于心理医生Ann是个我自己扯得角色,大概作用就是用于解释剧情,虽然也没解释多少。
大概意思就是在牺牲chloe后max的精神状态还算正常,或者很坦然的接受了,和游戏里一样。但始终放不下而找了心理医生希望找人倾诉(但是无果接受现实),想要忘记chloe时又因为生活里各种各样的压力和内心深处的谴责而再次崩溃神志不清,之类的。
大概就是这样。
写下去的几率不大,毕竟bug多文笔差剧情垃圾🙊🙊🙊。
谢谢观看!

评论(2)
热度(9)

© 菊地鱼 | Powered by LOFTER